阅读地

繁体版 简体版
阅读地 > 谍影谜云 >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成为受益者

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成为受益者

作战时期苏洲的戒备很严,韩霖来苏洲,是利用电台进行联系,在约定的地方,坐着中岛信一的汽车才进了市区,这样也避免自己的行踪泄露。

送走了中岛信一,韩霖转身把房门关上,坐到沙发上想要说话,没想到叶姬卿直接坐到了他身边。

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女要俏一身孝,本来叶姬卿就是个熟透的美女,加上保养的非常好,不到四十岁的她,肌肤仍然是雪白细腻,此刻梨花带雨的样子,很是惹人怜惜。

“山城政府军队和日军正在作战,我还以为这种紧张时候你不会来,自从仕群走后,我感觉心里空荡荡的,一点依靠都没有。”

“特工总部这么多人,别看平时称兄道弟的,到了这样的时候,没人会考虑我,都在算计特工总部主任的位置,我看着就心烦,还得虚与委蛇,不能和他们翻脸。”叶姬卿主动拉着他的手,压低了声音说道。

特工总部成立之初,她给李仕群出谋划策,起到了不小的作用,虽然后续直管捞钱的买卖,对钱财方面格外的贪婪,实际上她也是个精明干练的女人,对特工总部这些大特务们的心思,摸得是一清二楚。

她的心情很失落,以前是呼风唤雨权势滔天的省主席夫人,但是李仕群一死,她在特工总部就没有什么权威了,或者说,她成了权力斗争的棋子。

“你能想到这些人不可靠,所求都是自身的利益,这我就放心了,说明你头脑清晰,没有因为伤痛就失去理智,以致于任人摆布,他们都有些什么说法?”韩霖问道,随手掏出烟来。

叶姬卿对李仕群的夫妻情分依然深厚,悲伤是真的,却远达不到肝肠寸断的程度。估计是李仕群好色,伤了她的心。

曾经叶姬卿牺牲自己的清白,从徐恩增这个色魔的手里救了李仕群一条命,没想到飞黄腾达,居然暗地里找女人,到底李仕群和她之间是不是因为这件事,才导致心里有隔阂,这也不好说。

“李仕群的妹夫傅业文,前天晚上召集万里浪、胡俊鹤、夏中明、杨杰等人,还有另一个妹夫谢文潮,我家的叶耀先,这是目前掌握实权的几個大特务,商量了许久,结果就是请前来祭拜的行政院秘书长陈春圃做主任,但陈春圃当即拒绝了。”

“今天上午,傅业文和胡俊鹤去金陵见了丁墨村,希望他继续回来主持大局,丁墨村依然有顾虑,但没有一口拒绝,可回来一说,万里浪就表示反对丁墨村回到特工总部,到现在也没有拿出个结果来。”叶姬卿说道。

一群被戏耍的猴子而已!还上蹿下跳的,岂不知特工总部的命运,早就决定了?

“你冷眼旁观就是了,不要跟着他们瞎掺和,跳的越欢,下场就越惨,特工总部肯定是要被取消的,日本人不会允许出现第二个李仕群,他们这时候不管有多少算计,最后都是一场空。”

“也就万里浪仗着背后有特高课顾问部的支撑,胡俊鹤与万里浪一直是对头,需要搞平衡,他们两个有点戏,可能要在特工总部缩编后,在新部门掌权,别人都是不用想的。”

“你到沪市安葬了仕群兄,就安心回到愚园路的家住下来,就算仕群兄死了,也不会有人敢明着欺负你,可以和张锦庐走得近一些,她会代替我照顾你,避免受到一些宵小之辈的骚扰,等我到了沪市再去看你。”韩霖说道。

李仕群一死,叶姬卿也就没有了利用价值,估计将来见面的时候也不会太多,可终究是多年的来往,他也不能翻脸无情,适当的让张锦庐关照一下,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。

抗战还没有胜利呢,这时候不能坏了自己的名声,他摆出来的姿态,可是和李仕群交情极深的老朋友。

“我和仕群这些年在苏省几个主要的城市,还有京沪等地积攒了很多的产业,有银行、公司和房产,包括那些车辆、货场,还有储存的很多粮食、棉花、棉布、棉纱和药品等物资,我是守不住的,仕群的意思是,就全都送给伱了。”叶姬卿说道。

“怎么,给我做保护费啊?有嫂子就足够了,我可没有趁人之危的想法,你知道我从来不缺钱,也不是这样的人。”韩霖说道。

李仕群被毒死,没想到自己反而成了受益者!

“你别误会,从我们在金陵贫困的时候就接受你的帮助,仕群飞黄腾达这些年,也没给过你什么回报,这些东西如果你不要,也便宜了后来接手的万里浪、胡俊鹤他们,岂不是白白浪费了?”

“我这人老珠黄的女人,你到沪市的时候能想起来看看我,我就很高兴了,仕群死之前对我说,唯一可以托付的人只有你。”叶姬卿说道。

她是个精明的女人,知道李仕群捞了这么多年的财产,势必受到别人的惦记,没看到吴四保死后,佘爱珍的下场吗?资产都被各方势力瓜分了,这是人性,是不可避免的。

与其便宜别人,自然要便宜韩霖,她虽然很自信自己的美貌风情,可终究是快四十的女人了,再有这样的想法是笑话,韩霖这样的身份地位,身边还缺年轻貌美的姑娘?

第二天上午,韩霖坐着中岛信一的汽车,随员坐着第二辆,大摇大摆的穿过了日军的封锁线,不远处就是蒋安华和赵圣等人,一直都在这里守候。

“韩君,我昨天给金陵方面打电话找人问了,你说的一点都没有错,柴山兼四郎正在和新政府协商,把特工总部和调查统计部撤销,重新组建一个公开的军事情报部门。”

“而这么大的事情,他竟然把梅机关彻底排除在外,根本没打算征求我的意见,这是无视军部给梅机关的职能。”中岛信一脸色阴沉的说道。

他也不害怕自己会被抓走,站在车旁边和韩霖说话。

昨天晚上他专门给军事顾问团的关系打电话,结果和韩霖说的一模一样,对此,他感觉到了深深的羞辱。

“那你可要小心了,宫本兼实和柴山兼四郎走得很近,这个人的野心很大,为了争夺安清总会的控制权,把宪兵司令部都给得罪了,他的目的,肯定是要独霸这个新部门。”韩霖说道。

“我没那么好欺负,想要排斥梅机关,那就走着瞧吧!”中岛信一冷笑着说道。

他并不怀疑韩霖这番话是在挑拨离间,因为他知道宫本兼实和华中派遣宪兵队司令部之间的矛盾,梅机关再怎么说也是特务机关,这点消息又不是多大的机密。

他和宫本兼实见过几次,对于此人的行事风格心里有数,眼下被逼的没有了退路,他也不想忍受了。

(本章完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