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地

繁体版 简体版
阅读地 > 遮天之妖女请助我修行 > 第四百一十九章 地府!禁区!混乱!

第四百一十九章 地府!禁区!混乱!

在遥远的星域中,无数阴森的异兽和地府的阴兵纵横穿梭,地府的力量崛起,再度展现在人间。

大量阴兵横渡星域,搜集着混乱宇宙中各地战死强者的尸体,堂而皇之的行走在一处处星辰。

“在轮回的尽头,一切将如幕落,地府是万灵的终点所在。”

这句不知是谁传出的言辞,曾令人们恐惧不已,千万阴魂渡境横行世间,最终又神秘消失。

“轰隆!“

一处神秘的星域,铁蹄蓦地震撼星空,仿佛一股钢铁洪流急涌而至,那凛冽的铁血气息瞬间席卷苍穹。

一队铁甲骑士飞驰而出踏足星空,人兽齐嚎,气势汹汹。

他们威猛狂暴,每匹古兽身披铁甲,金属闪光森冷,虽可钩勒出其狰狞凶兽的模样,皆为太古异类。

铁骑一共七人,一个个凶恶威武,全副戴着面具的鬼脸,每位都弥漫着强烈的死亡气息。

数日间许多人见到了他们的身影,有人认出了昔年威震星海,追杀乱古大帝数十次的乱天七雄。

如今七雄重现天日,震动了数片星空。

七位曾在古籍中留下鲜明一笔,威名显赫,乃可以说光芒夺目,盖过许多人的壮举。

因为他们曾经经历最辉煌的一战,使得年轻的乱古大帝在他们手下惨败,且屡次惨败,令其备感绝望,陷入疯狂。

曾战胜乱古大帝的这些人,居然在今世再度归来,令人吃惊不已。

“他们当年确实是死了,只不过被地府之人收走了尸身,我想……他们恐怕不是当年的他们了!”

有人洞悉昔年的大秘,发出此言。

“那是地府之主亲自召唤,从久远时代复苏而来的强者尸身,他们体内的黑血为证!”

只要出现过的,就没有什么秘密能够瞒过世人,哪怕是地府也不行,尤其是源戒的出现,很快他们现身之后的来历,就被人们扒了出来。

“还有人行走于他们身前,似乎被称之为镇狱子,这个名字,莫非是下一代地府的执掌者吗?”

距今已有十数万年,他们再次现身,横行于星海之中,更重要的是追随于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身后,令每一人目瞪口呆。

这是已逝古代英雄,被引至地府,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死灰复燃,在地府之主之力助下,使得他们拥有此黑血,诞生异于此前的意志。

地府半隐于世间,镇狱,阎罗,冥皇三系三派轮流执掌地府,各自都有着恐怖的传说留下。

任凭外界洪水滔天,这三年的时间,姜云将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培养小囡囡的身上。

越是天才,基础才需要越扎实,正道走的这么快,像走偏了走,速度肯定也非常快。

所以这几年,姜云一直在引导小囡囡,让她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行。

地府,禁区等,这几年中宇宙间发生了许多大事,他都未曾理会,最近小囡囡这边无事,他开始关注起来了。

这些禁区子们,或是联合在一起,或者是独行于星海之间。

他们这些禁区出来的人也不是一条心的,各方都派人接触了万龙巢,火麟洞等诸多古皇势力许多次了。

哪怕是姜云,也不止一次收到了邀请,只不过都没有搭理他们那些禁区势力罢了。

看他们的聊天就知道了,那些所谓的禁区子们,竟然还想与他共掌源戒,痴心妄想罢了。

倒是无人敢在北斗捣乱,这里的大帝世家们都与那些禁区有过约定,还没有到最终的时刻,不到撕破脸的时候。

血凰山和黄金族倒是和那些禁区子们,走的比较近,都算是禁区内的背景。

神蚕岭则是依旧保持中立,斗战圣猿一族的脾气谁都知道,根本无人去找圣皇子。

至于昔年横行一时的原始湖,被姜云镇压古皇兵的这些年,已经逐渐没落下去了。

虽然没落,但只是相对于其他古皇族而言,最起码因为古皇兵借给姜云的原因,依旧无人敢惹,还算是过的滋润。

三年的时间,从禁区中走出来的人越来越多了,不只是至尊的血脉后代,甚至还有一些至尊的奴仆,坐骑后代。

五花八门让姜云大开眼界。

还有一些不甘寂寞的禁区中人,还创建一个所谓的登仙盟组织,响应者无数,还有三尊准帝投靠。

这些依靠等仙盟等禁区势力的修士,有了依仗之后自然是有仇报仇,有冤报冤了,扯虎皮做大旗,对以往的敌人毫不留情。

成功的把姜云覆灭神庭之后好不容易安静下的宇宙,再次搅乱了起来。

起初还有些厌烦,但是后来道源神殿和道源天宫竟然还因此受利良多,这就让姜云感觉十分错愕了。

因为宇宙间越乱,在源戒上交易的人就越多,修士们对源戒的依赖,就越加的深。

无论是源戒内的个人空间,还是一些商会店铺,都是为数不多的净土,不受其他任何影响。

但是,随着这三年时间的肆意妄为,禁区中的来历五花八门,一些人的胆子已经逐渐的变大了。

已经有人敢试探起了各个星辰上的道源天宫了,所有人都察觉到了源戒背后所代表的利益。

有人重提分配源戒执掌权的问题,每个星辰的势力,都要由一定的源戒控制份额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把这些年比较活跃的禁区子们给我会整一个名单,尤其是屡次试探我们底线的那些人。”

听着安文温的汇报,结合姜云自己看到的东西,他平淡的点了点头。

这些年他的毫无反应,只是为了让他们禁区势力更加放肆,这也是他在有意纵容导致的结果。

欲先使其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,一个无人能制衡他们的宇宙,才能让那些人释放出真正的恶,世人才能将其认清,禁区中只有敌!

这些无法无天的禁区子们拎不清自己的话,他姜云不介意替他们清醒清醒。

“宫主,毕竟是禁区中的人,帝与皇都淹没于岁月中,他们却能长存于世千百万年,不然还是算了吧!

或者等您证道之后,他们现在还不敢对我们如何。”

安文温忧心忡忡,想要劝说姜云,对于禁区,越是了解越是明白有多么的恐怖。

“呵呵,禁区啊!

他们才是欺软怕硬的东西,越是退让,只会换来他们的肆无忌惮,我比你更了解他们。”

姜云冷笑一声。

禁区至尊固然可恐,但是那群禁区子,依附于至尊的仆人们,他还真的没有放在眼中。

姜云的心中,什么禁区子?阿猫阿狗也敢叫禁区子?

他们那群人,就算是比之古皇子女,也都差远了,依仗的无非是充足的资源,和些许至尊的教导,才能有所成就罢了。

此时的紫微星,神州大地巍峨的山脉中央,广寒宫这一传承古老的势力坐镇于此。

许多女弟子憧憬着望着刚刚离去的神月辇,心中充斥着敬仰与羡慕,那是她们广寒宫最杰出弟子伊轻舞的座驾。

“大师姐她据传距离圣王已经不远了,我们什么时候能达到那种高度?”

“对了,你们听说了吗?

伊师姐好像得到了传说中的仙泪绿金,此次回来是以仙泪绿金铸器,补齐了这个短板,说不得师姐就能冲上少帝榜了!”

“那种强者距离我们太远了,还是期待我们何日能够成就仙台吧!”

“道源时代,一切皆有可能吗!”

这些年因为伊轻舞接任道源天宫副宫主,她们广寒宫也越发的兴盛了,收到了诸多好处。

她不过刚离开了广寒宫不远,便有一位女圣王在前,突然拦住了神月辇的道路。

“伊道友,请留步,我家主人想见您。”

“你的家的主人是谁?”

神月辇内,一个足以令天地失色,日月黯淡的女子清冷的开口,对于突然出现的女圣王,并未有丝毫的惧怕。

“是墟仙子。”

伊轻舞心头微动,果然是禁区中走出的人,只是没想到连她们广寒宫都渗透了,她被人轻易探听去了行踪。

“没有兴趣,请回吧。”

神月辇不再停留,贴着错愕不已的女圣王径直离去了,像是丝毫没有将其放在眼中。

伊轻舞不需要多问,就知道所谓的墟之女找她,其实是想要她为其引荐姜云了。

这些年有许多禁区来客这样做了,薇薇,安妙依,月灵等一些人都被找到过了,没想到今日竟然找到了她。

他们这些禁区子相见姜云,还是为了什么可笑的共掌源戒的念头,姜云根本懒得理会他们。

“你”

这位女圣王对于伊轻舞的反应气愤不已,区区一个圣人而已,不就是长得漂亮一些,实力触碰到了八禁,帝之高塔天骄榜前十,还是紫薇道源天宫副宫主吗?

有什么了不起的?

竟然敢无视她这个圣王,转身盯着那尊神月辇,抬起了好几次手,终究是放了下来。

传闻道源天宫的宫主副宫主们,都能随时召唤出至尊器斩仙葫芦,纵使没有多少修为的人,都能借助神秘的口诀斩杀大圣。

尤其是此前还听闻这位紫薇第一美女得赐仙泪绿金铸器,即便是她是圣王,可能都不是此女的对手。

女圣王心中暗恨,眼中闪烁着浓烈的嫉妒,看着神月辇就此远去。

等到她未来得到禁区的赏赐,定让其好看。

“道源天宫的人,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!”

只见一个婀娜身影立自星空中降临,那样貌也是倾城,美得绝尘,手中握着一支晶莹剔透的玉箫。

此女身上散发着一种特殊的气息,与世间的修行者不太相同。

唯有至尊的传人,或者亲故,身上才会散发着一种特别的气质和气息。

此人就是墟仙子了,她看着那个离去的辇车,眸子中泛着冰寒的杀机。

“伊轻舞,得姜云青睐,获仙泪绿金铸器,区区一个圣人,竟然也能以神金铸器,何德何能。

我自禁区出,都没有如此机缘,执掌源戒果真是汇聚宇宙奇珍!”

她心中很不舒服,这还是她出了禁区之后,头一次受挫。

若非因为源戒的存在,道源天宫仅仅借助一件至尊器,就实现了镇压数片生命源地的效果,她今日定要那个臭女人好看。

“仙子,对不起是属下办事不利!”

女圣王见到此女现身,身躯顿时一颤,脸色瞬间白了下去,连忙单膝下跪,诚惶诚恐的请罪。

“啪!”

一声清脆的响声,墟仙子凌空一掌,抽在了这个女圣王的脸上,冷声道。

“一点规矩都不懂,下跪要双膝!”

这个女圣王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个鲜红的巴掌印,没有敢丝毫的反抗,更没敢遮掩,连忙把另一只膝盖落下,低声下气的说道。

“谢仙子教导,严琇记住了!”

“下次再这样不知礼数,我如何带你入禁区永生,乃至跟随至尊成仙?

好了,你退下吧,按照之前的计划去做,过段时间,广寒宫没有存在的必要了,给她一个警醒。”

墟仙子厌恶的摆了摆手,离开了此地。

“是!”,这尊女圣王连连点头。

这一幕若是让其他人看到,定然会感觉不可思议,这可是一尊圣王,竟然受到这般的羞辱。

这位女圣王虽然感觉屈辱,但好像已经习惯了,很明显不是第一次。

纵使是在黄金大世,圣王在宇宙中也可以说是一尊大人物了,纵使帝主之前的时候,也不会如此折辱一尊圣王。

禁区中的人,对于外界的修士,从来都是不当人看的。

所谓的把她们聚集起来日后带入禁区,只是闲来无事玩玩而已,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贱骨头投奔。

开口说句话就能受到数之不尽的追捧,随便赏赐点东西,就能受到他们的哄抢,有意思极了。

另外一片无人之地,一名中年人站在轮回海的边缘,俯瞰着苍茫的浩渺,细雨淅淅沥沥地下着。

身上的气息纵使极力压制,也能够感应到其体内蕴藏的强大力量,准帝法则在他身上演变。

观其实力,即便是在准帝中也走出了一段距离了。

他转身面向一个突然出现的神秘的女子,问道。

“道友就是传说中兽神至尊的弟子吗?果真是天资异禀。”

女子平静地回答:“你是轮回海的往生道友吧?”

往生微笑着说:“没错,道友也坐不住了,那些年轻人们在宇宙中搅风搅雨数年了,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。”

这位至尊弟子思索片刻后说道。

“正是如此,禁区当前,一切东西都是螳臂当车,掌控源戒暂时有些困难。

不如让我们联手,抢占了那个所谓的宇宙第一城如何,据传那里汇聚了宇宙的一切造化,帝料都能凑齐。”

往生眼中闪烁着光芒,提议道。

“第一城濒临人族古路,姜云此子非同小可,确实我们也应该联手了,还有仙陵的神玄道友,地府的镇狱子道友。

若是将第一城拿下,依照其繁盛程度,仙路之前未必不能重铸本名器。”

两人密谋着对抗强大的敌人,踏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墟仙子试探道源天宫寻找姜云也好,这些准帝图谋第一城也罢,都是为了想要获取执掌源戒的机会。

禁区中的至尊们或许早已经对世间之事漠不关心了,一心只有成仙,但是他们这些人还有**。

源戒上汇聚了宇宙大部分的财富都丝毫不夸张,掌控源戒便是掌控了宇宙修行资源命脉。

姜云以及几个道侣,全部以神金铸器,甚至几个宫主亦是如此,着实让这些禁区准帝们都羡慕不已。

尤其是传说中道源神殿的几个副宫主中,九黎皇主月灵,资历最老的秦瑶,以及紫薇第一人的伊轻舞,都得到了神金铸器。

他们这些人本就想分一本羹,将源戒掌控在手中,这些年见识过道源天宫的富裕,让这种**则是更强了!

而没过几天,姜云突然收到了紫薇广寒宫被神秘人物抹去大半的信息。

他也收到了一份名单,仔细的将这些名字一一扫过,撕裂了空间。(本章完)

dengbidmxn

shuyueepzwqqwxwxsguan

xdw23zw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