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地

繁体版 简体版
阅读地 > 谁在花城落了泪 > 第1章 花家四少有危险

第1章 花家四少有危险

卧牛镇,三相园,天色微亮。一路奔走,夜春来到西山密林中,随着几声鸟鸣,树林中两个人影探出,是冷秋和凌冬。

夜春走上前去,三人围聚蹲下身子,冷秋急问,“花老和师父呢?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?”

夜春深叹摇头,“花老自愿被抓,师父也跟着去了”

“什么?”冷秋惊呼。

凌冬瘫坐在地,“这可咋办?”

“别急,花老是去谈和了,南宫家不敢动花老!”

冷秋瞪去,“他们有什么不敢的?花董在监狱,花老也被他俘虏了去,还能有好结果?不行,我们得杀回去”

“对,杀回去,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”,凌冬腾站起身,小眼傻气。

“不行!”

“有什么不行的?”,冷秋急呼,“花老和师父这是羊入虎口,凶多吉少”

“冷秋你听我说”,夜春伸手按住急不可耐的冷秋,“花老交代,让我们三个以命保护四少安危,现在情况危急,曲悠悠可不能出事,她是花家翻身的最后机会,你和凌冬无论如何要保护好她,我去学校探探情况”

冷秋只恨无话,凌冬蹲下身来,“春哥,曲悠悠他们全军覆没了都,哪儿还有什么希望?指望别人还不如我们自己动手,杀出一条血路带花老和四少一起跑路”

夜春扭头瞪去,“你傻啊!就凭我们三个能救出所有人吗?再说又能跑去哪里?花董怎么办?去炸警局吗?花家百年基业就这样扔下跑路?”

二人低头无话,夜春继续说道,“花老正是于心不忍再有牺牲才委曲求全去谈和,也是在给曲悠悠争取时间!崖口一战,曲悠悠损失惨重,那个窦怀突然消失,肯定是回去搬救兵了,我们再挺一挺”

冷秋深叹,凌冬看去,“秋哥,我觉得春哥说的挺有道理”

冷秋扭头诧异看去,夜春拍拍二人肩头,“老伙计,是时候舍身救主了!你俩等我消息,花家正遭遇灭顶之灾,花老吩咐,如若有变,先救四少”

冷秋和凌冬点头,“明白”

夜春起身,撤出树林。

凌冬跟着冷秋转身探进密林深处。

西禾尊域皇家园商院,清晨的阳光依旧温暖,正如往常一样笼罩大地,三五成群的大学生身着整齐的校服,走在学府大道上。

不同往日的是,花痕泪和花残风呆坐湖边,看着平静的湖面陷入一脸呆滞无神的模样。

花残风黯然开口,“我说二哥,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我们总不能干等着吧?这跟看戏有什么两样?”

花痕泪呆滞着双眼扭头看去,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不如我们去南宫家探探路?”

花残风点头,“哎,不过得先商议一下行动方案,还有,一大早,应该先得填饱肚子才能随时应对突如其来的变故”

“吃吃吃,你就知道吃”,花痕泪没好气的白去一眼花残风,“家都被人偷了,还能吃得下”

花残风无语,“干耗着也不是办法,饿了就得吃饭啊,你再把自己给饿死了,谁来救花家?”

正说着,花败雪拎着大包小包的早餐走来,“给,先吃东西吧”

“谢了老弟,你可是哥的恩人啊”,花残风接过手提袋。

花败雪递给花痕泪一个三明治,“二哥,先吃点早餐吧,你昨晚就没吃”

花痕泪接过三明治放去一边,“我不饿,你们吃吧”

花败雪看去平静的湖面,回身说道,“家里什么情况现在?大哥怎么还不回来?不是说等他消息吗?”

花痕泪摇头,“一晚上了,没给我消息,电话也不接”

花残风嘴里嚼着食物眨眼探问,“不会出什么事了吧?”

花痕泪扭头瞪去,“你吃你的东西吧,就不会盼着点好”

“我也是关心大哥嘛”,花残风一脸置怨。

花败雪轻叹,“家里出事,也太拿我们当襁褓中的婴儿了,什么消息都不给,难道我们就一点忙都帮不上?”

“雪,你也是这么想的?”,花痕泪起身,“我实在待不住了,要不我们去外面打探打探情况?”

花败雪扭头看去,“二哥,你饭都不吃,遇到情况你有力气应对吗?先吃饭吧你”

“你看吧,我说的对吧?”,花残风探头说道。

花痕泪回眼瞪去,一屁股瘫坐长椅,仰天长叹。

不远处,青萱和马秋瑾疾步而来,花败雪回身提醒,“二哥,二嫂来了”

花痕泪猛然坐起,扭头看去。

青萱已来到身后。

花残风咽下一口咖啡,“二嫂”

青萱没有回怼,看去花痕泪一脸憔悴的模样,轻声关问,“你没事吧花痕?”

花痕泪微笑起身,径直给了青萱一个拥抱,“不好意思啊小萱,这两天我心情不好,没有好好陪你”

青萱轻拍花痕泪的后背,宽慰道,“我没事啊,你不用抱歉,我知道,你家出事了,你心情不好,我才是那个应该道歉的,居然都没有发现”

“没事小萱,我还有你”

马秋瑾实在看不下去了,“好了,你俩别腻歪了,说说正事吧”

马秋瑾看去,轻声探问,“花……花落哥呢?”

花残风打趣道,“你这准大嫂都不知道,我们哪知道啊”

马秋瑾瞪去花残风一眼,“残风,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”

“好好”,花残风举手投降,“问二哥吧”

花痕泪靠去长椅后背而立,“他在学校外面打探情况,还没回来”

马秋瑾看去花痕泪神色不佳的样子,“你们去看过天叔叔了吗?”

花痕泪点头,一眼伤神,“看了,不让见”

花残风探问,“哎,秋小妹,你爸能帮上什忙吗?”

马秋瑾深叹一声,“哎,别提了,我昨天回去,我爸已经被停职了”

“啊?”,花残风难以置信,“马镇长都被波及了?”

花败雪没好气道,“停职都是小事,眼下花家被针对,所有跟花家有关的人和事必然不会好过”

花残风直叹,“哎,这可怎么办?我们能帮上什么忙吗?”

众人呆滞一时,无计可施。

花落城迎面走来。

众人回头看去,花痕泪急呼,“有打探到什么消息吗?”

花落城摇头走来,也是一身疲惫,“全城都是南宫家的人,在找爷爷,福伯到现在都联系不上,春师父也没有音信,今天早上我还听说昨晚去曲悠悠的地方都被人抄了家,一夜之间,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了”

“什么?姥爷他们都不见了?”,花残风惊瞪起身。

花痕泪拧眉,“爷爷他们会不会出事了?”

花落城摇头,“暂时没有听说这些消息,我去了南宫家,还看到骆瑶卿,南宫燕飞都回去了,还有一个人,你们谁都想不到”

“谁?”众人齐呼。

“傅军”

“谁?傅军是谁?”,花残风和花败雪自然不知。

花痕泪惊诧,“傅军?那个图书管理员?你的意思是他也是南宫家的人?”

花落城点头。

青萱惊瞪双眼,“不对,傅军学长他……他说他是你们花家的卧底,是执行特殊任务的”

花痕泪就扭身看去,“小萱,这是他跟你说的?”

花落城苦笑,“青萱同学,你被他骗了,我们都被他骗了,傅军身手不凡,他应该是南宫家安排在学校的卧底,就连顾仝都是南宫家的人”

花痕泪暗恨,“难怪他不仅没有被连累,还一跃成了校长”

花落城暗想,“这个傅军可真是不简单,有好几次被我撞见,泪,你还记得吗?上次在卧牛镇”

花痕泪点头,“对上了,难怪他的身影那么熟悉,我想起来了,上次学校发布会,科研新品被盗我跟他交过手”

青萱疑惑,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花痕泪轻笑,“没什么小萱,总之这个傅军你千万要远离他,他是个冷血杀手”

青萱摇头,“你们会不会误会他了,他救过我很多次,总是能在关键时候出现在我身边……”

花痕泪轻声劝解,“好了小萱,你相信我!他不是花家的人”

青萱只好点头。

这时,三名安保人员巡逻走过,看着青萱和马秋瑾青春靓丽的模样,不顾花家四少在场,竟然吹起口哨,挑眉弄眼的调戏。

花痕泪抬手怒斥,“你们干什么?活腻了是不是?”

不曾想三人毫无收敛,一脸叫嚣,“你叫什么叫?几个丧家之犬还在这装什么?”

“你再说一句!”,花痕泪怒冲而去。

青萱急呼,“花痕,别冲动”

花痕泪一把揪住安保的衣领,怒瞪双眼,“你刚才说什么?有本事再说一遍”

安保一把推开花痕泪,“我再说十遍怎么了?你个丧家之犬,还真以为你还是什么花家小太子呢?我告诉你,这里是南宫家的地盘,你再动手,老子直接把你带走你信不信?”

“哎呦我去”,花残风直接飞去一脚将其踹进里湖中。

花残风指着落水安保大骂,“你小子现在狗眼看人低啊?奶奶的,虎落平阳被犬欺,你算个什么东西?狗仗人势”

所幸水位不深,落水的安保扑通着站起身来,指着花残风气道无语,“你……你们,还愣着干什么?给我打”

两名安保见状,花家四少逼来,二人正要动手,花痕泪连同花败雪抬起一脚,将二人送进湖中。

三人在水中不断挣扎起身,看着湖岸上花家四少,继续叫骂,“好啊你们四个,敢公然殴打安保人员,你们给我等着”

三人顺着湖底,朝另一侧摸去。

花落城轻叹,“不惹事,不怕事,该来的总会来的”

花残风扭头,“发话吧大哥,不行我们去南宫家要人”

花落城瞪去,“你这什么鬼主意,他还没来找我们,我们倒直接送上门去,那岂不是要被人家一网打尽?”

这时,耳边传来一声哨声。

花家四少齐身回头看去,一位乔装打扮,头戴黑色鸭舌帽的男子走来。

“春师父?”,花痕泪一眼认出,急步冲去。

夜春抬手示意,几人走去大树下。

夜春环顾看去,低声道,“各位,刚才的事我都看到了,看来学校是待不下去了”

花残风急问,“那我们去哪儿?”

“想办法出学校,门口树林集合,我来安排”

花痕泪扭头看去一眼青萱,正默默注视着自己。

花痕泪回头,“春师父,小萱她要不要跟我们一起?”

“不行,人越多目标越大!接下来南宫家的目标就要对准你们四个了,带上青萱会被连累”

“那我不能走”,花痕泪斩钉截铁的说道,“我得陪着小萱”

“不行!”,夜春扭头瞪去,“小太子,现在不是耍性子的时候,青萱同学我会安排别人照顾”

“我没跟你耍性子,我是不可能离开小萱的,把小萱交给别人我不放心”

花落城开口,“春师父,你不用劝了,青萱同学也被南宫家视为眼中钉,她也会有危险”

夜春无奈,“那好吧,小太子留下,等我安排好我回来找你”

花落城急问,“我爷爷他在哪?”

“花老他……”,夜春语顿,“暂时安全,我要保证你们四个不会出事,抓紧行动吧”

四人点头,夜春回身离去。

花痕泪走去青萱身前,青萱急步冲去拥抱着花痕泪,“花痕,你要走了吗?”

花痕泪微笑摇头,“我当然不会走,我留下来陪你”

青萱摇头,“我知道的,南宫家是不会放过你们的,你跟他们一起走,不用担心我,我能自己照顾好自己”

花痕泪扭头,马秋瑾走上前来,“放心吧花痕,我会一直陪着小萱的”

花落城走来,看去马秋瑾躲闪的目光,“秋小妹”

“啊”,马秋瑾眨眼看去,花落城抿嘴轻笑,“保重”

马秋瑾点头,却不敢直视花落城热切的双眼。

花落城轻拍花痕泪肩头,先行离去。

倒是青萱,挣开花痕泪的怀抱,擦去眼角的泪,坚强的笑道,“快去吧花痕,你们谁都不会有事,我等你们回来”

花痕泪却还是摇头,“我不会离开你的,你在哪儿我必须在哪儿!别担心我,他们几个会处理好一切的”

青萱扑进花痕泪的怀中,满是担忧,“他们不会有事吧?”

花痕泪轻拍青萱肩头,“别怕小萱,花家跟南宫家这是宿命纠葛,父辈的恩怨不会殃及下一辈的”

“那他们为什么要躲?”,青萱低眼哀愁,“我又能做点什么呢?”

花痕泪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解释,紧紧抱着青萱。

眼前湖面平静的出奇,毫无波澜,死气沉沉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