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地

繁体版 简体版
阅读地 > 另谋高嫁:表姑娘休想退婚 > 第268章 对我用心点

第268章 对我用心点

谢安晴亦道:“落星,我不嫌弃你打鼾。”

如今她要寄人篱下,仰人鼻息,自要学会察颜观色。

落星瞪着她,满目幽怨。

宋悦意也不再理会她,对谢安晴道:“刚才你也看到了,外面凶险,暂且就在我的院子里安顿一下,稍后我会着人去通知陆二爷,毕竟你们俩有婚约,如今你家出了变故,看他怎么安置你。”

谢安晴红着眼眶,猛然点头,“这样已经很好了,悦意谢谢你。”

回到宋府后,静兰立即就着人在茗月院收拾了一间厢房,铺上了新被褥,给她们按身形备了干净的衣物。

宋悦意暗自叮嘱留云盯紧落星,一旦她敢出茗月院或有什么可疑的动作,要么拿下,要么即刻禀报她。

安置好院子里的事,她才让已经回来了的留风备好马车,去了齐王府。

半路上,静兰忍不住问,“姑娘并未派人去告知陆二爷谢姑娘的事,姑娘到底准备拿谢姑娘怎么办?”

宋悦意眼里闪过睿智的光,“谢安晴既然是晏叔叔亲自着人押送的,自有他的用意。此事我需得明白他的意图了再行打算。”

静兰小心翼翼道:“若是姑娘不通知陆二爷反而先告知王爷,就怕谢姑娘到时候误会姑娘故意向王爷通风报信。”

宋悦意摇了摇头,“晏叔叔行事不会如此疏漏,谢安晴能逃走,本就可疑。再说我与谢安晴也算有些交情,她在迎香的事上帮过我,本性也不坏。而且她是个知好歹的人,帮了她,她心里都有数。”

静兰听得似懂非懂,宋悦意也没有再多解释,这里面关系到陆锦然,他是周朝晏的人,有些事还是要考量多一些才不致行差踏错。

等主仆三人到得齐王府,周朝晏还没回来。

宋悦意好不容易主动来一趟,皖嬷嬷半分不敢怠慢,赶紧着了几路人马出去找人。

此时天已近黄昏,金乌院中小桥流水,淙淙声甚是悦耳。

院中还有一池绿荷,时值五月,花儿已陆续绽放,蜻蜓嬉戏其间。

荷花与池水相互映衬,宛如一副水墨画,甚是赏心悦目。

一阵晚风来,碧绿的荷叶含着粉嫩的花儿在池水中随风摇曳,满池花香扑面,沁人心脾。

皖嬷嬷让人在凉亭里上了碧罗春,摆了一些吃食,顺便陪在侧旁说着王府按规制该置办和准备的都差不多了,特意问她还有没有别的要求。

宋悦意自不会多此一举,之前在过礼时王府就派人问过她的意见。

她身为礼部尚书的女儿,没人比她更清楚皇室王孙成亲都是按部就班照祖制操办,严谨而庄重,不容半分逾矩。

她浅笑道:“嬷嬷不必挂心,王府礼数周全,我也不是挑剔的人,一切按规矩来就成。”

“也是,是奴婢多虑了。”皖嬷嬷似乎怕招呼不周,有些忐忑道:“王爷不知何时回来,如果宋姑娘觉得无趣,可以随奴婢去你们的新房看看?”

宋悦意摇头,“没事的,嬷嬷不必拘谨。如果怕我无趣,不如嬷嬷带我去王爷的书房找几本书打发时间。”

皖嬷嬷自是应了。

周朝晏的书房里的书包罗万象,除了四书五经,天文地理,还有医书兵书之类,包括各国杂记和一些前朝名人孤本也不乏其中。

书房里的书并不是很多,却本本珍贵,只怕比起那些有名的藏书阁来也不遑多让。

她走马观花一般察看了一遍,随手就抽了一本《西楚异闻》准备打发时间,一张书页大小的纸张便飘了出来。

她从地上捡起,却见上面工工整整写着:大意毁损《万里山河图》,心感惶恐,寝食难安,该如何赔偿?

而在这行字的旁边,有人用力透纸背遒劲的字体书:千金小女,如幼苗香芽,晚来破茧成蝶时,当还我以万里山河游。

看到那幼稚的字体,她自是无比眼熟,当年在狄老先生寿宴上烧毁《万里山河图》后,她曾给赠画的人留下了这张告罪的纸。

后来没有音信,也没人来问罪,时日一长,毕竟年幼,也就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。

再观另一个人的留字,她走到还留有周朝晏墨宝的桌案前,将他的字迹与纸上字迹相较,竟是一般无二。

她不禁有些呆住,难道当年给狄老先生赠画和为她解围的人是周朝晏?

“悦儿,在看什么?”

门口突然传来了周朝晏的询问声,宋悦意这才反应过来,有些慌乱地把手中纸藏在背后,“没……没什么。晏叔叔怎么现在才回来?”

周朝晏此时依然一身压着红底的黑色锦袍,净白的脸面上竟染了些许薄红。

“刚才有个聒噪的人缠着我喝了两杯,否则也不会让你久等。”

他满脸含着笑意走近,果然能闻到他呼吸间夹杂的清冽酒香。

宋悦意知他向来君子,以为他会站在几步开外便会停下。

哪料他却走到她面前,几乎快贴到她身子。

他伸出手指勾住她尖俏的下巴,垂下眼眸带着低低的调笑,“我的小悦悦今日主动来寻我,难道是开窍了?”

他的手指温热,边说,还用指腹轻轻摩挲着。

一双眼瞳深不见底,似能将人的魂魄都吸进去般,暧昧又酥麻,从未有过的感觉,几乎让宋悦意喘不上气来。

由于身后是桌案,退无可退,她只能往后仰了仰,强撑着道:“晏叔叔,我们……”

“嗯?还在叫我晏叔叔?我们马上就要成婚,你怎能一直把我叫得那么老?”周朝晏轻拧眉,似有不悦地紧了紧手指。

宋悦意被他捏得有些发懵,“原来你不喜欢晏叔叔这个尊称,怎么不早说?”

周朝晏几乎无语,“我该说你什么呢?你难道不知道没人愿意当长辈?”

宋悦意从来不知看似随性的周朝晏竟会如此在意一个称呼,忍下笑,试探着问:“那我……叫你王爷?”

“不对。”

“齐王?”

“不对。”

“那叫什么?跟司桐一样叫……爷?”

周朝晏叹气,把她的头扶正在面前,用手指弹了她额头一下,“你能不能对我用心点?”

喜欢另谋高嫁:表姑娘休想退婚表姑娘休想退婚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