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地

繁体版 简体版
阅读地 > 赛博朋克传奇雇佣兵 > 第168章 父母亲情

第168章 父母亲情

“啊~!多么令人尊敬的父母。”

白先生用着仿佛是歌剧一般的音调在诉说着这句话,好像在赞叹,又好像在歌颂。

陈铭的脑子嗡嗡的。

父亲?

多么遥远的词句。

也是他这一辈子都在恪守着情感。

他这一生有过很多长辈,李大师,药师,甚至是神父。

他们都对自己很好,特别是李大师,还有师娘,那真的是再生父母都存在了,甚至于他曾经把自己当做他们的子女。

他渴望着属于自己的亲情,就好像一条溺死的鱼,永远都在渴望着水。

因为从来没有拥有过,所以一直想要拥有。

可是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有父亲以及母亲。

因为他自己知道,他是从那冰冷的实验室之中诞生的实验体。

这具肉体如果硬要说一个父母的话,那只可能是米尼.陈,因为这具肉体的原主人就只是米尼.陈克隆出来的替死鬼。

陈铭大口喘了一下,深呼吸之后,他感觉自己的情绪平稳了许多。

“证据。”

白先生听到了陈铭的话,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笑了起来:“当然,证据会有的,但是请你先让我把我的故事说完。”

“那么首先让我们继续刚才的故事。”

“克里克.怀多夫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往回赶了,只不过即使是紧赶慢赶,回去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。”

“那个时候暴怒的圣子,杜姆.西利维尔,他不再像那传说中的圣子一般,他毁掉了一半的教廷,又毁掉了三个贵血家族,甚至于在最后还将狂信者联盟12个神明教派屠戮的只剩下了两个。”

“他的疯狂几乎毁掉了整个世界一半以上的超凡势力,几乎断绝了整个世界继续发展的可能性。”

“也因为那一次,杜姆.西利维尔失去了踏入最后一步的机会,因为他所做的那些事情,原罪吞噬了他的灵魂,他灵魂不再圣洁纯粹,他最终没能成为神王级别的强者。”

“只不过杜姆.西利维尔似乎完全不在意这样的结果。”

“当克里克返回西利维尔庄园的时候,只能看着一个可悲的男人,不再像以前那般,似乎汇合着世间所有美好品格,只剩下自责以及懊恼,他形容枯槁,不修边幅,只是坐在那里握着心爱女人的手掌,还有吞服了金丹吊住灵魂的孩子,就那样没有呼吸的躺在床边。”

“克里克看到那一幕的时候就知道,他的少爷失去了他人生的一切。”

“他知道他必须做点什么。”

“他唤醒了已经接近疯狂的杜姆.西利维尔,他先是给了他一个拥抱,然后给出了自己所带来的方案。”

“那就是去东方,冥界是一个很大的世界,而东方那边的冥界管理者,在克里克赶回来之前,许诺给了杜姆.西利维尔一个承诺,作为他当初斩杀大蛇的礼物。”

“那就是可以让吞服了金丹的孩子,去往那边的冥河修补灵魂,然后再度进入轮回,继续继承两个人的未来。”

“就是所谓的转世重修。”

“但是作为转世重修的代价,这个孩子的下一辈子会无父无母,甚至于不会有亲人这个概念,更严重一点的……”

白先生看了一眼陈铭:“他的前半生注定是痛苦的,甚至于很可能他们不会在同一个世界再次相遇。”

陈铭听着,只感觉手脚冰凉,一滴冷汗从他的额头缓缓落下,白先生很敏锐的观察到了这一幕,他很满意的笑了笑,继续说到:“杜姆.西利维尔同意了,即使那份代价是杜姆.西利维尔到停止他那疯狂的报复,因为杜姆已经把那件事情查到了东方,那边也有人参与了那次袭击。”

“你的灵魂沉入了冥河,深受世界青睐的圣子的孩子,依旧继承了他父亲的一丝丝特质,冥河很喜欢你,甚至于还给予了你一些小礼物,那就是你的灵魂与肉体永远不会被分割,即使是无上意志,也无法动摇你的肉体和灵魂的关系。”

“当两个人从东方的冥界赶回之后,夫人醒了过来,那个女人很自责,就像她丈夫一样的自责,但是他却远远要比杜姆.西利维尔更加的坚强。”

“她见到回来两人的第一时间,就提出了一个要求,她想要成为克里克.怀多夫,实验的实验品。”

“哦,那个实验叫做奇迹物质化铭刻转移实验,解释起来相当的麻烦,是换一种说法,你就能很快理解。”

“那就是〖圣刻〗还有神秘物的制作。”

“没错,〖圣刻〗还有神秘物的起源都是克里克.怀多夫,故而他被称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炼金术士。”

“而克里克所做的事情,具体来说就是将诞生出来的奇迹,通过抽取灵魂用刻印铭记的形式,将它形成另外一种结晶,第1种就是名为〖圣刻〗的力量,〖圣刻〗会流传于冥河之上,绑定一个个无主的灵魂,保留下那些原本只是惊鸿一现的奇迹。”

“〖奇迹〗是世界送那些宠儿们的礼物,拥有奇迹的人都相当于拥有了可以调动世界规律的钥匙,可以这样说,每一个奇迹都是惊鸿一现的,会随着主人的死亡而消失,也不会被传承下去。”

“而〖圣刻〗将所有的〖奇迹〗保存了下来,间接的强化了属于多元宇宙的力量,也给世间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,这样的伟业也让〖元初〗们承认了克里克的伟业,成为了真正最伟大的炼金术师。”

“你的父母最后面都参加了那场实验,所以我才说你的父母是很伟大的父母,你的母亲为了能够永远陪伴你,他选择化作了一枚〖圣刻〗,与一只猫的灵魂结合在了一起,并且主动的去完成了那个臭名昭着的实验,取代了那只猫,形成了现在你所拥有的天赋〖薛定谔的猫〗,你不好奇你的能力为什么会那么的多样性吗?。”

“有着寂静无声的特性,同时又拥有了像野兽一般灵巧的身体,答案很简单,因为寂静无声的能力原本是属于你母亲的,野兽一般的多样性是属于那只猫的,他们二者结合之后,在进行的那次实验最后面形成了〖薛定谔的猫〗,在让你拥有能够跳跃维度的能力的同时,也让你保留了前面二者的能力。”

“你的父亲则是想保持他应该有的姿态,以一位长者的形象一直陪伴着你,他也选择了死亡。”

“ 他选择以神秘物的方式陪伴着你,至今克里克依旧记得那天下午,那是一个阴雨天,却很难得的多出了一丝阳光,可是那天的阳光却不显得温暖,甚至还显得有那么一丝潮湿阴暗。”

“他时隔多年再次回到了那从小生活着的厨房,给他的少爷准备了一餐,丰盛的晚餐,在他将餐食做好之后,到他前往餐厅的那一段路程,他的每一步都走的那样的缓慢,那样的狼狈。”

“杜姆.西利维尔很淡然的吃光了食物,他看着餐盘有些发呆,然后笑了起来,那个笑容就如同他们小时候,克里克半夜偷偷摸摸在厨房做菜是被少爷抓到的样子,就好像什么都没变过一样。”

“直到我继承他的记忆,也继承了那句话,一直铭刻在克里克脑海之中的那句话:你做的食物一直都是那么好吃。”

“那是年少时友人之间的默契,也是克里克的少爷留下的最后一句话。”

“杜姆说完的话,然后用手边的餐刀抹掉了自己的脖子,将西利维尔的罪血,还有他所有的一切都藏在了那滴刀锋上的鲜血之中。”

“哦,那把餐刀最后也形成了一份神秘物,〖染血的餐刀〗,而这把神秘物唯一的绑定条件,就是〖薛定谔的猫〗。”

“他们将他们所有的一切,都留在了你的身上,他们是伟大的父母,值得让人尊敬的一批人。”

“这也是我选择和你谈判的原因,我并不想和你体内的那位存在交手,因为我知道那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