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地

繁体版 简体版
阅读地 > 鬼灭猎鬼者 > 第十九章 最终选拔

第十九章 最终选拔

地图上的目的地离狭雾山也不算特别远。

花了一个白天的时间,奔跑赶路的三人赶在太阳落山之前,从狭雾山来到了一片紫藤花林里。

按照鳞泷老师给的地图,他们在林中西北方向看到了一条拾级而上的石质阶梯。

戴上消灾面具,琉森心他们正式踏上了地图标注的终点——藤袭山。

在山脚的一片空地上,一座神社常见的鸟居矗立在场地中央。

这里就是鬼杀队进行最终选拔前,预备役剑士们的集合场所。

当琉森心他们踏入这里时,先一步到达的二十多名携带着日轮刀的少年少女齐齐看向了他们。

这些年轻人都是完成各地育士的训练,来到此地准备进行鬼杀队最终选拔的。

“呜啊,来参加选拔的人还不少啊。”

自小在山中长大的锖兔对这么多人的目光有些不适应,拉着琉森心和义勇来到了空地边的一棵大树下,学着其他人一样安静地等待着选拔考试开始。

等到阳光湮灭,弦月高悬之时。

有着一头罕见白发的年轻女子乘着皎洁月色来到了鸟居之下。

女人有着雪白姣好的肌肤和精致的面容,身穿华贵和服,哪怕是走路,都时刻保持着仪态端庄。

“诸君,晚上好。妾身名为产屋敷天音,是本次选拔考试的考官。谨代表妾身的夫君产屋敷耀哉,即鬼杀队现任主公,感谢诸君于今夜来参加鬼杀队剑士的最终选拔。”

语毕,天音朝着众人行了一礼。

“妾身身后的藤袭山中,关押着杀鬼剑士们捉来的食人恶鬼。”

人群中一阵骚动,有部分预备役在来之前并不知晓最终选拔时要直面恶鬼。

“什么?开什么玩笑!”

“该死的鬼!我终于可以用手中的刀为母亲报仇了!”

“有鬼...有鬼!完了完了,要被鬼吃掉了。”

有些胆子小的,甚至已经在嘀咕着要逃跑。

琉森心因为知晓剧情,所以没啥反应。

而锖兔和义勇是第一次知道这点,他们的表情虽然都有些惊讶,但也并未多说什么。

锖兔是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的自信,而义勇则是心中对鬼的恨意盖过了恐惧。

在场的人虽然年轻,但毕竟也是通过育士考验之人,很快便调整好了情绪。

骚动渐渐平息。

等到众人逐渐平静,天音继续开口讲解:

“还请诸君勿要担忧,鬼并无逃出的可能。因为从山麓到山腰,一年四季都绽放着鬼所厌恶的紫藤花。

但从妾身身后开始,就不再有紫藤花,这也就意味着妾身身后的山林里,会有鬼出没。

诸君在山林之中,若能存活七天,便可通过本次最终选拔,成为鬼杀队内正式的杀鬼剑士。”

讲解完后,天音在鸟居下放了一个小巧的沙漏。

“从此刻起,十分钟后未进入山林者,则自动视作放弃选拔资格。那么,考核正式开始。诸君一路顺风。”

说完,女子朝着众人行礼后便离开了。

沙漏中,细沙缓缓流下,看样子约莫十分钟后顶部的细沙便会全部落完。

但此刻还没有人跨过鸟居进山。

大概是都知晓接下来就要面对吃人不眨眼的恶鬼,所以大家都在安静的调整自身状态,场内的气氛有些严肃。

连一向大大咧咧的锖兔,此刻也在闭目养神。

义勇虽然还是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,但微微颤抖的双手,以及稍许紊乱的呼吸,都暴露了他的内心其实并不平静。

干粮、净水、药品、刀油、磨刀石...

清点好这些必需品之后,琉森心将它们放进随身的腰包里整理好。

他先是看了看周围的考生们,又瞧了瞧不远处黑洞洞的山林。

略微思考后,琉森心向锖兔和义勇打了个招呼,就走到盛放着紫藤花的树下,开始用鼻子轻嗅紫藤花。

将其中散发着更强烈味道的紫藤花一一摘下后,他将摘下的紫藤花塞进用纱布自制的小号布袋里,用细绳系好袋口。

不多时,便完成了不少简易版紫藤花香囊。

“沙沙”声从身后传来。

察觉到靠近的脚步,他转过身来,正好看到一个留着黑色中分短发的少年来到他的面前。

少年容貌端正,面对戴着面具的陌生人,他的脸上有些忐忑,但还是架不住好奇地问道:

“你好,我是村田。请问,你摘紫藤花制作这些是有什么用处吗?”

琉森心朝他点点头,算是问好。

“你好,我叫琉森心。刚才那女人说鬼厌恶紫藤花,所以想着能不能做一些香薰驱鬼,这样存活下来的概率多少也能大一些。”

村田听了恍然大悟。

“有道理,琉森君很聪明呢!可我没有带制作香囊的材料,不知道直接拿一串紫藤花有没有效果。”

“可是手拿着花的话,就没办法好好握住日轮刀了吧。”

“啊哈哈哈,也是哦。若是连刀都拿不稳,到时候万一真碰见鬼就惨了。”

琉森心温和的笑了笑,递过去一个香囊,又略作思考后,索性从怀里将所有的紫藤花香囊塞给了村田。

“这个给你。我刚才做了许多香囊,本来想的做好了分享给大家的,但我本人不太会说话,和人交流方面实在不太擅长,这些香囊可以麻烦村田你分发给在场的大家吗?”

这个人,居然一直在为大家考虑吗?

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啊!

被琉森心的行为感动,村田拍了拍胸脯:

“交给我吧,琉森君!我保证大家都能拿到香囊!”

说完便抱着一堆紫藤花香囊跑到每个人的身前,使尽浑身解数让对方收下。

在村田的努力下,在场的二十多人里,绝大多数人都将琉森心的香囊绑在了腰间。

并不是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像琉森心一样,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信心的。

大概是村田每次将香囊交给一个人的时候,都会强调是琉森心为大家制作的,所以这批选拔考生里,不少人都对琉森心投来感激的目光。

对于这些善意的目光,琉森心也都以微笑回应。

细沙继续流淌,留给众人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也许是时限的临近给了大家压力,又或许是琉森心制作的紫藤花香囊给了大家一些勇气,陆陆续续有不少人动身穿过鸟居,走进了最终选拔的修罗场。

但此刻还没有人跨过鸟居进山。

大概是都知晓接下来就要面对吃人不眨眼的恶鬼,所以大家都在安静的调整自身状态,场内的气氛有些严肃。

连一向大大咧咧的锖兔,此刻也在闭目养神。

义勇虽然还是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,但微微颤抖的双手,以及稍许紊乱的呼吸,都暴露了他的内心其实并不平静。

干粮、净水、药品、刀油、磨刀石...

清点好这些必需品之后,琉森心将它们放进随身的腰包里整理好。

他先是看了看周围的考生们,又瞧了瞧不远处黑洞洞的山林。

略微思考后,琉森心向锖兔和义勇打了个招呼,就走到盛放着紫藤花的树下,开始用鼻子轻嗅紫藤花。

将其中散发着更强烈味道的紫藤花一一摘下后,他将摘下的紫藤花塞进用纱布自制的小号布袋里,用细绳系好袋口。

不多时,便完成了不少简易版紫藤花香囊。

“沙沙”声从身后传来。

察觉到靠近的脚步,他转过身来,正好看到一个留着黑色中分短发的少年来到他的面前。

少年容貌端正,面对戴着面具的陌生人,他的脸上有些忐忑,但还是架不住好奇地问道:

“你好,我是村田。请问,你摘紫藤花制作这些是有什么用处吗?”

琉森心朝他点点头,算是问好。

“你好,我叫琉森心。刚才那女人说鬼厌恶紫藤花,所以想着能不能做一些香薰驱鬼,这样存活下来的概率多少也能大一些。”

村田听了恍然大悟。

“有道理,琉森君很聪明呢!可我没有带制作香囊的材料,不知道直接拿一串紫藤花有没有效果。”

“可是手拿着花的话,就没办法好好握住日轮刀了吧。”

“啊哈哈哈,也是哦。若是连刀都拿不稳,到时候万一真碰见鬼就惨了。”

琉森心温和的笑了笑,递过去一个香囊,又略作思考后,索性从怀里将所有的紫藤花香囊塞给了村田。

“这个给你。我刚才做了许多香囊,本来想的做好了分享给大家的,但我本人不太会说话,和人交流方面实在不太擅长,这些香囊可以麻烦村田你分发给在场的大家吗?”

这个人,居然一直在为大家考虑吗?

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啊!

被琉森心的行为感动,村田拍了拍胸脯:

“交给我吧,琉森君!我保证大家都能拿到香囊!”

说完便抱着一堆紫藤花香囊跑到每个人的身前,使尽浑身解数让对方收下。

在村田的努力下,在场的二十多人里,绝大多数人都将琉森心的香囊绑在了腰间。

并不是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像琉森心一样,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信心的。

大概是村田每次将香囊交给一个人的时候,都会强调是琉森心为大家制作的,所以这批选拔考生里,不少人都对琉森心投来感激的目光。

对于这些善意的目光,琉森心也都以微笑回应。

细沙继续流淌,留给众人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也许是时限的临近给了大家压力,又或许是琉森心制作的紫藤花香囊给了大家一些勇气,陆陆续续有不少人动身穿过鸟居,走进了最终选拔的修罗场。

但此刻还没有人跨过鸟居进山。

大概是都知晓接下来就要面对吃人不眨眼的恶鬼,所以大家都在安静的调整自身状态,场内的气氛有些严肃。

连一向大大咧咧的锖兔,此刻也在闭目养神。

义勇虽然还是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,但微微颤抖的双手,以及稍许紊乱的呼吸,都暴露了他的内心其实并不平静。

干粮、净水、药品、刀油、磨刀石...

清点好这些必需品之后,琉森心将它们放进随身的腰包里整理好。

他先是看了看周围的考生们,又瞧了瞧不远处黑洞洞的山林。

略微思考后,琉森心向锖兔和义勇打了个招呼,就走到盛放着紫藤花的树下,开始用鼻子轻嗅紫藤花。

将其中散发着更强烈味道的紫藤花一一摘下后,他将摘下的紫藤花塞进用纱布自制的小号布袋里,用细绳系好袋口。

不多时,便完成了不少简易版紫藤花香囊。

“沙沙”声从身后传来。

察觉到靠近的脚步,他转过身来,正好看到一个留着黑色中分短发的少年来到他的面前。

少年容貌端正,面对戴着面具的陌生人,他的脸上有些忐忑,但还是架不住好奇地问道:

“你好,我是村田。请问,你摘紫藤花制作这些是有什么用处吗?”

琉森心朝他点点头,算是问好。

“你好,我叫琉森心。刚才那女人说鬼厌恶紫藤花,所以想着能不能做一些香薰驱鬼,这样存活下来的概率多少也能大一些。”

村田听了恍然大悟。

“有道理,琉森君很聪明呢!可我没有带制作香囊的材料,不知道直接拿一串紫藤花有没有效果。”

“可是手拿着花的话,就没办法好好握住日轮刀了吧。”

“啊哈哈哈,也是哦。若是连刀都拿不稳,到时候万一真碰见鬼就惨了。”

琉森心温和的笑了笑,递过去一个香囊,又略作思考后,索性从怀里将所有的紫藤花香囊塞给了村田。

“这个给你。我刚才做了许多香囊,本来想的做好了分享给大家的,但我本人不太会说话,和人交流方面实在不太擅长,这些香囊可以麻烦村田你分发给在场的大家吗?”

这个人,居然一直在为大家考虑吗?

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啊!

被琉森心的行为感动,村田拍了拍胸脯:

“交给我吧,琉森君!我保证大家都能拿到香囊!”

说完便抱着一堆紫藤花香囊跑到每个人的身前,使尽浑身解数让对方收下。

在村田的努力下,在场的二十多人里,绝大多数人都将琉森心的香囊绑在了腰间。

并不是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像琉森心一样,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信心的。

大概是村田每次将香囊交给一个人的时候,都会强调是琉森心为大家制作的,所以这批选拔考生里,不少人都对琉森心投来感激的目光。

对于这些善意的目光,琉森心也都以微笑回应。

细沙继续流淌,留给众人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也许是时限的临近给了大家压力,又或许是琉森心制作的紫藤花香囊给了大家一些勇气,陆陆续续有不少人动身穿过鸟居,走进了最终选拔的修罗场。

但此刻还没有人跨过鸟居进山。

大概是都知晓接下来就要面对吃人不眨眼的恶鬼,所以大家都在安静的调整自身状态,场内的气氛有些严肃。

连一向大大咧咧的锖兔,此刻也在闭目养神。

义勇虽然还是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,但微微颤抖的双手,以及稍许紊乱的呼吸,都暴露了他的内心其实并不平静。

干粮、净水、药品、刀油、磨刀石...

清点好这些必需品之后,琉森心将它们放进随身的腰包里整理好。

他先是看了看周围的考生们,又瞧了瞧不远处黑洞洞的山林。

略微思考后,琉森心向锖兔和义勇打了个招呼,就走到盛放着紫藤花的树下,开始用鼻子轻嗅紫藤花。

将其中散发着更强烈味道的紫藤花一一摘下后,他将摘下的紫藤花塞进用纱布自制的小号布袋里,用细绳系好袋口。

不多时,便完成了不少简易版紫藤花香囊。

“沙沙”声从身后传来。

察觉到靠近的脚步,他转过身来,正好看到一个留着黑色中分短发的少年来到他的面前。

少年容貌端正,面对戴着面具的陌生人,他的脸上有些忐忑,但还是架不住好奇地问道:

“你好,我是村田。请问,你摘紫藤花制作这些是有什么用处吗?”

琉森心朝他点点头,算是问好。

“你好,我叫琉森心。刚才那女人说鬼厌恶紫藤花,所以想着能不能做一些香薰驱鬼,这样存活下来的概率多少也能大一些。”

村田听了恍然大悟。

“有道理,琉森君很聪明呢!可我没有带制作香囊的材料,不知道直接拿一串紫藤花有没有效果。”

“可是手拿着花的话,就没办法好好握住日轮刀了吧。”

“啊哈哈哈,也是哦。若是连刀都拿不稳,到时候万一真碰见鬼就惨了。”

琉森心温和的笑了笑,递过去一个香囊,又略作思考后,索性从怀里将所有的紫藤花香囊塞给了村田。

“这个给你。我刚才做了许多香囊,本来想的做好了分享给大家的,但我本人不太会说话,和人交流方面实在不太擅长,这些香囊可以麻烦村田你分发给在场的大家吗?”

这个人,居然一直在为大家考虑吗?

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啊!

被琉森心的行为感动,村田拍了拍胸脯:

“交给我吧,琉森君!我保证大家都能拿到香囊!”

说完便抱着一堆紫藤花香囊跑到每个人的身前,使尽浑身解数让对方收下。

在村田的努力下,在场的二十多人里,绝大多数人都将琉森心的香囊绑在了腰间。

并不是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像琉森心一样,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信心的。

大概是村田每次将香囊交给一个人的时候,都会强调是琉森心为大家制作的,所以这批选拔考生里,不少人都对琉森心投来感激的目光。

对于这些善意的目光,琉森心也都以微笑回应。

细沙继续流淌,留给众人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也许是时限的临近给了大家压力,又或许是琉森心制作的紫藤花香囊给了大家一些勇气,陆陆续续有不少人动身穿过鸟居,走进了最终选拔的修罗场。

但此刻还没有人跨过鸟居进山。

大概是都知晓接下来就要面对吃人不眨眼的恶鬼,所以大家都在安静的调整自身状态,场内的气氛有些严肃。

连一向大大咧咧的锖兔,此刻也在闭目养神。

义勇虽然还是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,但微微颤抖的双手,以及稍许紊乱的呼吸,都暴露了他的内心其实并不平静。

干粮、净水、药品、刀油、磨刀石...

清点好这些必需品之后,琉森心将它们放进随身的腰包里整理好。

他先是看了看周围的考生们,又瞧了瞧不远处黑洞洞的山林。

略微思考后,琉森心向锖兔和义勇打了个招呼,就走到盛放着紫藤花的树下,开始用鼻子轻嗅紫藤花。

将其中散发着更强烈味道的紫藤花一一摘下后,他将摘下的紫藤花塞进用纱布自制的小号布袋里,用细绳系好袋口。

不多时,便完成了不少简易版紫藤花香囊。

“沙沙”声从身后传来。

察觉到靠近的脚步,他转过身来,正好看到一个留着黑色中分短发的少年来到他的面前。

少年容貌端正,面对戴着面具的陌生人,他的脸上有些忐忑,但还是架不住好奇地问道:

“你好,我是村田。请问,你摘紫藤花制作这些是有什么用处吗?”

琉森心朝他点点头,算是问好。

“你好,我叫琉森心。刚才那女人说鬼厌恶紫藤花,所以想着能不能做一些香薰驱鬼,这样存活下来的概率多少也能大一些。”

村田听了恍然大悟。

“有道理,琉森君很聪明呢!可我没有带制作香囊的材料,不知道直接拿一串紫藤花有没有效果。”

“可是手拿着花的话,就没办法好好握住日轮刀了吧。”

“啊哈哈哈,也是哦。若是连刀都拿不稳,到时候万一真碰见鬼就惨了。”

琉森心温和的笑了笑,递过去一个香囊,又略作思考后,索性从怀里将所有的紫藤花香囊塞给了村田。

“这个给你。我刚才做了许多香囊,本来想的做好了分享给大家的,但我本人不太会说话,和人交流方面实在不太擅长,这些香囊可以麻烦村田你分发给在场的大家吗?”

这个人,居然一直在为大家考虑吗?

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啊!

被琉森心的行为感动,村田拍了拍胸脯:

“交给我吧,琉森君!我保证大家都能拿到香囊!”

说完便抱着一堆紫藤花香囊跑到每个人的身前,使尽浑身解数让对方收下。

在村田的努力下,在场的二十多人里,绝大多数人都将琉森心的香囊绑在了腰间。

并不是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像琉森心一样,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信心的。

大概是村田每次将香囊交给一个人的时候,都会强调是琉森心为大家制作的,所以这批选拔考生里,不少人都对琉森心投来感激的目光。

对于这些善意的目光,琉森心也都以微笑回应。

细沙继续流淌,留给众人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也许是时限的临近给了大家压力,又或许是琉森心制作的紫藤花香囊给了大家一些勇气,陆陆续续有不少人动身穿过鸟居,走进了最终选拔的修罗场。

但此刻还没有人跨过鸟居进山。

大概是都知晓接下来就要面对吃人不眨眼的恶鬼,所以大家都在安静的调整自身状态,场内的气氛有些严肃。

连一向大大咧咧的锖兔,此刻也在闭目养神。

义勇虽然还是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,但微微颤抖的双手,以及稍许紊乱的呼吸,都暴露了他的内心其实并不平静。

干粮、净水、药品、刀油、磨刀石...

清点好这些必需品之后,琉森心将它们放进随身的腰包里整理好。

他先是看了看周围的考生们,又瞧了瞧不远处黑洞洞的山林。

略微思考后,琉森心向锖兔和义勇打了个招呼,就走到盛放着紫藤花的树下,开始用鼻子轻嗅紫藤花。

将其中散发着更强烈味道的紫藤花一一摘下后,他将摘下的紫藤花塞进用纱布自制的小号布袋里,用细绳系好袋口。

不多时,便完成了不少简易版紫藤花香囊。

“沙沙”声从身后传来。

察觉到靠近的脚步,他转过身来,正好看到一个留着黑色中分短发的少年来到他的面前。

少年容貌端正,面对戴着面具的陌生人,他的脸上有些忐忑,但还是架不住好奇地问道:

“你好,我是村田。请问,你摘紫藤花制作这些是有什么用处吗?”

琉森心朝他点点头,算是问好。

“你好,我叫琉森心。刚才那女人说鬼厌恶紫藤花,所以想着能不能做一些香薰驱鬼,这样存活下来的概率多少也能大一些。”

村田听了恍然大悟。

“有道理,琉森君很聪明呢!可我没有带制作香囊的材料,不知道直接拿一串紫藤花有没有效果。”

“可是手拿着花的话,就没办法好好握住日轮刀了吧。”

“啊哈哈哈,也是哦。若是连刀都拿不稳,到时候万一真碰见鬼就惨了。”

琉森心温和的笑了笑,递过去一个香囊,又略作思考后,索性从怀里将所有的紫藤花香囊塞给了村田。

“这个给你。我刚才做了许多香囊,本来想的做好了分享给大家的,但我本人不太会说话,和人交流方面实在不太擅长,这些香囊可以麻烦村田你分发给在场的大家吗?”

这个人,居然一直在为大家考虑吗?

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啊!

被琉森心的行为感动,村田拍了拍胸脯:

“交给我吧,琉森君!我保证大家都能拿到香囊!”

说完便抱着一堆紫藤花香囊跑到每个人的身前,使尽浑身解数让对方收下。

在村田的努力下,在场的二十多人里,绝大多数人都将琉森心的香囊绑在了腰间。

并不是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像琉森心一样,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信心的。

大概是村田每次将香囊交给一个人的时候,都会强调是琉森心为大家制作的,所以这批选拔考生里,不少人都对琉森心投来感激的目光。

对于这些善意的目光,琉森心也都以微笑回应。

细沙继续流淌,留给众人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也许是时限的临近给了大家压力,又或许是琉森心制作的紫藤花香囊给了大家一些勇气,陆陆续续有不少人动身穿过鸟居,走进了最终选拔的修罗场。

但此刻还没有人跨过鸟居进山。

大概是都知晓接下来就要面对吃人不眨眼的恶鬼,所以大家都在安静的调整自身状态,场内的气氛有些严肃。

连一向大大咧咧的锖兔,此刻也在闭目养神。

义勇虽然还是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,但微微颤抖的双手,以及稍许紊乱的呼吸,都暴露了他的内心其实并不平静。

干粮、净水、药品、刀油、磨刀石...

清点好这些必需品之后,琉森心将它们放进随身的腰包里整理好。

他先是看了看周围的考生们,又瞧了瞧不远处黑洞洞的山林。

略微思考后,琉森心向锖兔和义勇打了个招呼,就走到盛放着紫藤花的树下,开始用鼻子轻嗅紫藤花。

将其中散发着更强烈味道的紫藤花一一摘下后,他将摘下的紫藤花塞进用纱布自制的小号布袋里,用细绳系好袋口。

不多时,便完成了不少简易版紫藤花香囊。

“沙沙”声从身后传来。

察觉到靠近的脚步,他转过身来,正好看到一个留着黑色中分短发的少年来到他的面前。

少年容貌端正,面对戴着面具的陌生人,他的脸上有些忐忑,但还是架不住好奇地问道:

“你好,我是村田。请问,你摘紫藤花制作这些是有什么用处吗?”

琉森心朝他点点头,算是问好。

“你好,我叫琉森心。刚才那女人说鬼厌恶紫藤花,所以想着能不能做一些香薰驱鬼,这样存活下来的概率多少也能大一些。”

村田听了恍然大悟。

“有道理,琉森君很聪明呢!可我没有带制作香囊的材料,不知道直接拿一串紫藤花有没有效果。”

“可是手拿着花的话,就没办法好好握住日轮刀了吧。”

“啊哈哈哈,也是哦。若是连刀都拿不稳,到时候万一真碰见鬼就惨了。”

琉森心温和的笑了笑,递过去一个香囊,又略作思考后,索性从怀里将所有的紫藤花香囊塞给了村田。

“这个给你。我刚才做了许多香囊,本来想的做好了分享给大家的,但我本人不太会说话,和人交流方面实在不太擅长,这些香囊可以麻烦村田你分发给在场的大家吗?”

这个人,居然一直在为大家考虑吗?

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啊!

被琉森心的行为感动,村田拍了拍胸脯:

“交给我吧,琉森君!我保证大家都能拿到香囊!”

说完便抱着一堆紫藤花香囊跑到每个人的身前,使尽浑身解数让对方收下。

在村田的努力下,在场的二十多人里,绝大多数人都将琉森心的香囊绑在了腰间。

并不是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像琉森心一样,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信心的。

大概是村田每次将香囊交给一个人的时候,都会强调是琉森心为大家制作的,所以这批选拔考生里,不少人都对琉森心投来感激的目光。

对于这些善意的目光,琉森心也都以微笑回应。

细沙继续流淌,留给众人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也许是时限的临近给了大家压力,又或许是琉森心制作的紫藤花香囊给了大家一些勇气,陆陆续续有不少人动身穿过鸟居,走进了最终选拔的修罗场。

但此刻还没有人跨过鸟居进山。

大概是都知晓接下来就要面对吃人不眨眼的恶鬼,所以大家都在安静的调整自身状态,场内的气氛有些严肃。

连一向大大咧咧的锖兔,此刻也在闭目养神。

义勇虽然还是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,但微微颤抖的双手,以及稍许紊乱的呼吸,都暴露了他的内心其实并不平静。

干粮、净水、药品、刀油、磨刀石...

清点好这些必需品之后,琉森心将它们放进随身的腰包里整理好。

他先是看了看周围的考生们,又瞧了瞧不远处黑洞洞的山林。

略微思考后,琉森心向锖兔和义勇打了个招呼,就走到盛放着紫藤花的树下,开始用鼻子轻嗅紫藤花。

将其中散发着更强烈味道的紫藤花一一摘下后,他将摘下的紫藤花塞进用纱布自制的小号布袋里,用细绳系好袋口。

不多时,便完成了不少简易版紫藤花香囊。

“沙沙”声从身后传来。

察觉到靠近的脚步,他转过身来,正好看到一个留着黑色中分短发的少年来到他的面前。

少年容貌端正,面对戴着面具的陌生人,他的脸上有些忐忑,但还是架不住好奇地问道:

“你好,我是村田。请问,你摘紫藤花制作这些是有什么用处吗?”

琉森心朝他点点头,算是问好。

“你好,我叫琉森心。刚才那女人说鬼厌恶紫藤花,所以想着能不能做一些香薰驱鬼,这样存活下来的概率多少也能大一些。”

村田听了恍然大悟。

“有道理,琉森君很聪明呢!可我没有带制作香囊的材料,不知道直接拿一串紫藤花有没有效果。”

“可是手拿着花的话,就没办法好好握住日轮刀了吧。”

“啊哈哈哈,也是哦。若是连刀都拿不稳,到时候万一真碰见鬼就惨了。”

琉森心温和的笑了笑,递过去一个香囊,又略作思考后,索性从怀里将所有的紫藤花香囊塞给了村田。

“这个给你。我刚才做了许多香囊,本来想的做好了分享给大家的,但我本人不太会说话,和人交流方面实在不太擅长,这些香囊可以麻烦村田你分发给在场的大家吗?”

这个人,居然一直在为大家考虑吗?

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啊!

被琉森心的行为感动,村田拍了拍胸脯:

“交给我吧,琉森君!我保证大家都能拿到香囊!”

说完便抱着一堆紫藤花香囊跑到每个人的身前,使尽浑身解数让对方收下。

在村田的努力下,在场的二十多人里,绝大多数人都将琉森心的香囊绑在了腰间。

并不是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像琉森心一样,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信心的。

大概是村田每次将香囊交给一个人的时候,都会强调是琉森心为大家制作的,所以这批选拔考生里,不少人都对琉森心投来感激的目光。

对于这些善意的目光,琉森心也都以微笑回应。

细沙继续流淌,留给众人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也许是时限的临近给了大家压力,又或许是琉森心制作的紫藤花香囊给了大家一些勇气,陆陆续续有不少人动身穿过鸟居,走进了最终选拔的修罗场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