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地

繁体版 简体版
阅读地 > 巷尾那个花园里 > 30

30

在我把记忆放在他身上没多久,我看到俩个奇怪的家伙,一个穿着全白带着高帽的人,另一个装扮一样却穿着全黑的像极了情侣装,只见他们面色不善的那锁链将我捆了起来,将迷茫不知情况的我押到了地府

他们说的鸟语我一句也听不懂,只大概听懂了什么违反,什么规定然后理应什么什么处置的,他们给我拉到了一座桥上,桥上有个美丽的女人,我在看到她的瞬间,不知怎么的,明明心里毫无波动,可眼泪却不停的流。

“你是?”我细细观摩着眼前这个女人,尽管装束变化很大,但那靓丽平静的五官,以及那天蓝色的头发。

她没有着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在跟押送我的那俩黑白配谈判着什么,没一下,那黑白配就松开了我的锁链,自顾自的离开了。

“照世人的说法,她们都管我叫孟婆”她缓缓的回答道。

“可是,孟婆不是一位老婆婆吗?”

“那只是世人先入为主的观念,你为什么一直流泪?”

我摇了摇头,“我不知道,我好像在哪见过你?”

“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,喝下这碗汤,你什么都会忘记,自然也会停止流泪”孟婆微笑的递过来一碗玉制的瓷碗,里边什么都没有,但是接过来的时候,却能够感觉到里面确实有汤。

我犹豫了一会,紧紧的盯着那张脸,我将碗退了回去,说“对不起,我好像忘了很多重要的东西,我不能再忘记了”

孟婆征征的看着我,劝说几句,我依然很固执,她无奈叹气一声,说“那你,不能过桥,若想要在不忘记的前提下,还有一种办法,就是从下面这条河游过去”

“我想,等我全部想起来之后,在游过去,可以吗?”

“当然可以”

“那可以把我送回之前的那个地方吗?我…我似乎在那边丢了什么东西”

孟婆没有说话,宽大的袍子一挥就把我送走了,在我消失之后,孟婆也流下了一滴泪.

我回到了丢失记忆的地方,她们俩都给我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,这究竟是为什么?我默默观察着她,在我离开后,她会露出一丝落寞的眼神,但没有持续很久,她恢复了平常,就像是习惯了一样。

小男孩总是称这个女人为香香姐,举手投足间都能看出来,对这个女孩的情感,每每这个时候,我的视线就离不开他们俩个,我做在她们身边,也能感受到幸福。

香香姐会教给小男孩很多东西,而我,也一直陪伴在她们身边,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几年,她在得知自己有了癌症之后并没有颓废的过日子,反倒是更加积极的去对待,小男孩也渐渐长大成了一个小伙子,但他并没有看出来什么。

但随着时间的增长,在香香姐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,我注意到她半夜总会醒来,她金色的瞳孔里倒映着我的睡脸,一直看了好久好久。

而在那最后一天,香香姐在花园里不停的咳嗽,她吐出的血一部分沾染在花上,一部分侵染进了土地。

海浪在送香香姐去医院的时候,她是哭着去的,雨刮把雨水清理的干净,但她还是看不清路,她被带走的时候,我依然被束缚在那个地方,那个小男孩似乎也有所感知,他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,迷离谷内什么都没有,静的可怕,那个小男孩穿过我的身体时,大量的记忆如海啸一般冲击我的脑海。

记忆一幕幕清晰,我附身在了那个小男孩身上,跟着他来到了葬礼现场,但可惜的是,她的灵魂没有像我一样出窍,头七下土那边,我也没有看见她……

场景一度变换,我又来到了那个名为奈何桥的地方,我来到孟婆面前,这个孟婆也跟香香姐很像,不同的是,她多了一对奇怪长长的跟羊一样的耳朵,毛茸茸的,让我忍不住想去摸一摸,但我忍住了。

见到她,我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流泪,就像是久违重逢的老朋友.

“你找回来了吗?”她问道

我没有作声,点了点头,沉默了一下又说“我是来向你道别的,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要这么做,也许是你很像她的缘故吧。”

我站在了桥的边缘,身子往后倒,在倒下去的时候,我发现孟婆那双金色的瞳孔在颤抖,我掉入了往生河,这条河流黑漆漆的,一掉进里面,就有无数的手拉我下坠,不论我拼命的往前边游,我想要带着记忆,去下辈子接着去寻找她!

忽然,河流里那些冤魂开始撕扯我的身体,我的右臂被硬生生的给他扯断,我发出惨叫,一只右臂他们还不满足,我的左臂双腿也感觉到了在拉扯,双臂被拉开之后,记忆里少了一些经历,我对朋友,老师的印象完全消失了。

左腿被撕的粉碎,代表亲戚的记忆被他们吞噬,右腿也被拉断,现在我就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,任由他们撕扯吞噬我的记忆,反正香香姐也已经不在了,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

他们的手野蛮的扯着我的脑袋,我的躯体四分五裂,我已经放弃了求生的意志,甘愿沉默在寂静的深海里,直到自己与他们同化。

一滴泪水打在我的嘴边,随后听见了有人在呼唤我,声音很耳熟,是谁呢?

我的脑袋已经被撕开了一半,那些手已经沾满了我的身体,这一次试图彻底的把我撕开。

关于香香姐的记忆被动摇,而且那呼唤我的声音好像记忆里的一样,我觉不允许这种事发生,也许,她还在桥上呢?

我周身爆发出一股强烈的能量,即便在深海,这股能量依然搅的整条河流天翻地覆,那些撕扯我的小手被我震开,随后反过来被我吞噬,我的记忆全部给我找了回来,我用最后的力气将自己震出河流,我如一颗炮弹自河中喷射而出,最后重重的摔在开满彼岸的花海里。

但是爆发了所有能量的我已经是强弩之末,我很快就会消散在这里,只求最后的最后,能见到心中的那个人…

朦胧之中,一位被红蓝相间的布料包裹起来,腰上还有着很粗的蓝色束腰带,蓝色的过膝袜,只留出一点肉色的绝对领域,红色的小皮鞋,我费力的看向那个人的脸,“是…是你么?”

我嘴唇微动,已然说不出话,但我和她即便不说话,只要看着对方,就可以懂得对方的所思所想。

如今我快要彻底的消失,香香姐抱着我,眼泪止不住的流,“为什么我们都是在死后才知道,我们一直在错过,却不知道你一直陪在我的身边…”

听到是熟悉的声音,哪怕我的眼睛现在已经失去了光明,听着她哽咽,我心里也不是个滋味,她的眼泪滴落在我的脸上,我费力的伸出手,擦去她的眼泪,“我们的离别…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重逢,所以…”

“所以,离别…要笑着分开…我…一直坚信……能够在最后见到你,能够将我没有说出的话,告诉你…从小的时候,我就爱上你了……谢谢你,一直以来对我的关照”

香香姐吻上了我的唇,她呼喊着我的名字,抱的我很紧,可是我已经到极限了,说不出话,在身体连同我的存在感消失之际,我看到了香香姐,就那么一瞬,我彻底的形神俱灭.

“不!!!”我走后,香香姐这一声凄厉的喊叫,甚至远在酆都城天子殿的阎罗王都听见了。

香香姐站了起来,失魂落魄的向往生河走去,却被一道柔和的金色光芒控制住了身形,抬头一望,是地藏王菩萨,他在往生河已经看到了我一生的记忆,他被感动了.

“不必担心镜琦施主,孟婆,我拼尽了全力,却也只能保住这一缕微弱的残魂,你们对彼此的思念竟足以扭曲空间,开辟出独有的一方天地,你们的感情似乎能跨越世间万物…”

地藏王将一个花瓶交给了孟婆,孟婆呆呆的感受着,里面确实有我的一缕气息,但非常微弱,地藏王菩萨双手合十,他亲自送我们往生,“感谢大慈大悲地藏王,小女…”

地藏王没有理会,只是一边流着泪(被感动的一直还在落)一边颂着经文,在一声声经文声中,香香姐只感觉自己正在被带去一个地方,“下一辈子,你还会坚定的……选择我吗?”

(嗯,是可以还有后续啦,有人还希望我写下去吗,感觉我写的稀碎,本来当短篇写的,没想到写了这么多。。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