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地

繁体版 简体版
阅读地 > 道友们请自重 > 第二十八章 道济

第二十八章 道济

罗三尺认真的听着姜临的命令,最后点点头,说道:“还请法师放心,下官这就传令下去。”

“嗯。”

姜临点点头,然后就要转身离开。

“法师,法师……”

然而,罗三尺却喊着姜临,小步来到姜临身边,一躬到底,苦着脸说道:“还请法师慈悲,为下官做主啊。”

“下官说到底,也已经是鬼躯,便是有神职,也只是干涉人间罢了。”

“法师与道济禅师都是人间的行走,想来,说起话来比下官方便许多。”

“还请法师发发慈悲,替下官问一下那位禅师,我到底如何得罪了他。”

姜临闻言,本不想去管这罗三尺的事情,但转念一想,若是那道济禅师再这么闹下去,一时片刻的倒还好。

就怕这位佛爷一直闹,这样一来,连姜临的事情都会耽误下来。

“也罢。”

想到这里,姜临微微点头。

“多谢法师!”

罗三尺惊喜的拱手行礼,而后说道:“法师请随我来,有空间阵法,可直达杭州城隍庙神祇。”

姜临在罗三尺的指引下绕过正堂,问道:“似这般法阵,各地皆有?”

“回法师,可以这么说。”

罗三尺解释道:“人间城隍繁多,上至京都大府,下到偏远县镇,几乎都有城隍神祇镇守。”

“一般来说,都会铺设空间法阵,作为互通往来之用,不过大多数时候,是用来传信。”

罗三尺无奈的说道:“毕竟,人间太大了,想要在每个县城隍乃至镇城隍处都铺设法阵,靡费太大。”

“是以,质量上……有些不尽人意。”

姜临了然的点点头,天庭再怎么财大气粗,但这么多的传送阵,单个耗费可能不大,但积少成多,也是一个恐怖的数字。

所以,能省则省嘛。

再者说,各地城隍和下辖的鬼神都是地神,本就有守土之责,也不该四处乱窜。

很快,姜临坐上了前往杭州城隍庙的空间法阵。

在一阵波动之后,姜临抿着唇角,看了一眼旁边的罗三尺。

他算是知道,什么叫做不尽人意了。

钱塘县距离杭州府可不算远,前者本就是附郭县。

可就是这样一段并不算遥远的距离,姜临坐着空间法阵过来,也好似被塞进了滚筒洗衣机,那叫一个酸爽。

“法师,道济禅师就在城隍庙内。”

罗三尺领着姜临来到了一个角落,小心翼翼的打开一个口子。

从这里,就能够离开城隍小世界,回到在人世阳间的城隍庙。

“这位佛爷已经在这里待了半个月,堵了城隍庙的门,我们连出都出不去。”

罗三尺苦着脸说道:“除了干活的日游夜游神,还有正经出去做事的之外,这位佛爷都给拦下了。”

“而且,他还时不时的冲进来闹一阵,下官问他原因,他也不说,闹完了就继续堵门。”

姜临古怪的看了一眼罗三尺。

你到底怎么得罪了这位地上罗汉,让人家玩堵门这一套?

“下官真的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啊!”

罗三尺哭丧着脸。

“我去看看。”

姜临摇摇头,收起了酆都九泉号令。

他知道在罗三尺这里问不出东西来,便在罗三尺殷切的目光中,迈步离开了小世界。

外面依旧是夜晚,但已经有了几分天光,不过城隍庙内依旧昏暗着。

在那城隍神龛之下,一位穿着破烂百衲衣,头戴一顶脏兮兮毗卢帽的和尚,正懒散的斜躺在那里。

这和尚一手拿着破烂蒲扇,有一下没一下的晃悠着,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根鸡腿,此刻已经只剩下骨头。

那骨头干净无比,没有一点油星,几乎都被嘬包浆了,可那和尚还不放过,好似一定要把这鸡骨头嗦啰出骨髓来一般。

姜临此刻就站在这和尚的不远处,低头一看,地上一堆的果皮碎屑。

难怪这和尚要靠着神龛,合着是把给城隍爷的供果当成了自助餐。

“哎呦呦,来了个大人物嘞……”

姜临还没想好怎么开口,那和尚倒是先看向了姜临。

一双眼睛仿佛天生带着诙谐的意味,声调也漫不经心,带着一股子懒散。

“无量天尊。”

姜临闻言,上前两步,拱手道:“龙井山紫薇观住持姜临姜玄应,见过道济禅师。”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道济禅师也认认真真的回了一声,然后却又恢复了那不正经的样子,笑道:“小道长真是钟灵毓秀,一派神仙之姿嘞。”

“禅师谬赞。”

姜临没有再寒暄,直接问道:“此地城隍哪里得罪了禅师,让禅师这般行事?”

“没有得罪,没有得罪……”

道济懒散的拉着长音,笑呵呵说道:“杭州城隍,是个好官嘞,和尚我为何要跟他过不去?”

“那您这是……”

姜临挑了挑眉毛,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“正是因为他是个好官,和尚我才待着这里,不让他出去嘞。”

道济摇晃着蒲扇站起来,看向那城隍塑像,笑眯眯的嘟囔道:“城隍不管事,可是要受罚滴。”

“但只要有和尚在,一切就都能甩到和尚的身上,小道长你说说,这是不是护着他?”

姜临闻言,疑惑的问道:“您的意思是,有什么人,要对本地城隍下手?”

谁这么大的胆子?

城隍可是天庭敕封的正神,正儿八经的地上神灵。

更兼之鬼神之躯,乃是勾连天地人三界的重要枢纽之一。

这样的存在,谁敢动?

真以为天庭现在瘫痪了?

“不是人,不是人。”

道济笑着摇摇头,看向姜临,上下打量着,赞叹道:“和尚上一次看到黑律法师,还是在天上和老魏喝酒的时候。”

“小道长根骨好,修的法也好,听和尚一句劝,最近不要来杭州。”

“不然,怕是会有危险嘞。”

姜临皱了皱眉头。

听这位禅师的意思,似乎是杭州府将有大变动,而这场变动会波及很多存在。

道济之所以在这里,就是为了堵住城隍,也是为了护住城隍,好让城隍这个关键的枢纽,在这场变动中保存下来。

“禅师,贫道有要事,需要城隍配合。”

姜临看向眼前的道济,轻声说道:“禅师久在杭州,可听过鬼胎之事?”

“据说,杭州有贵人在养小鬼。”

闻言,道济禅师突然沉默了下来,那玩世不恭的样子也收了起来,对着姜临微微摇头。

“小道长,听和尚一句劝。”

“此事,莫闻,莫听,莫看,莫查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